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嘘,梁上有王妃!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671你做梦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听砰的一声,踹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还伴随着一声惊怒叫喊,“寒儿,你不要出去!”

    这是凤舞的声音,她显然是没有将人拦住,让其将卧室的门给踹了开。

    而随着凤舞的这一声惊叫,众人回头抬眼。

    花颜也看过去,便瞧见长廊门木之下,帝翎寒缓步而出,他的面色依旧苍白,甚至于唇、瓣有些干,穿了外衣,遮挡了腹部的伤口,看不出赢弱的感觉,整个人都透出一种凌厉的气势。

    玉容如雪,清贵逼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滑过,落在花颜的脸上,只是一眼,却是那般的隐忍克制,却又透着无限深情缱绻。

    隔着璀璨星河,他的眼中深情只为一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明明要睡到次日清晨的,是怎样一种信念和执念让他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腹部还有伤口,那么深的伤口,他的脸色好苍白,却被月色隐藏了一切,他那么凌厉的气势,挺直的身躯,但衣服之下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花颜偏过头,只觉得自己在多看一眼,都要忍不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只听一道淡淡的冷哼之声,而后便见他忽的抬起手,玄气汹涌而出,直逼向帝翎寒,“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一声怒呵。

    北冥夜被这一攻击逼的倒退两步,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中的鞭子,结束了两人持鞭对峙的场面,花颜当即收回了紫玄鞭。

    她目光担忧的看向帝翎寒,这个人怎么回事,明明受了伤,竟然动用玄气,而且还面不改色的模样,可花颜看的仔细,分明是瞧见他的脸又白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帝翎寒,你怎么不继续当缩头乌龟了,倒是敢出来了?”

    北冥夜嗤笑一声,冷冷嘲讽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是什么人,好大的胆子,竟然夜闯太子府!”

    此时只听凤舞一声怒呵,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声怒呵之下,北冥夜的眼神落在了凤舞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一眼很深,很沉。

    “皇后?”

    他哑声道,声音听不出起伏。

    “本宫正是大周皇后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凤舞怒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好一个大周皇后,你问本君是什么人?你说本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北冥夜突然狂笑出声,笑声有些苍凉,却又充满了嘲弄,这笑声让凤舞有些恼羞成怒,她怒声道,“本宫怎知你是什么人?但刺杀太子,犯的是死罪,若你悬崖勒马,本宫方可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君是不是还要谢谢你?嗯?尊贵的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北冥夜的声音好生冷酷。

    虽然他之前的口气也很冷,但是花颜总感觉他再看到凤舞那一刻,整个人都更加冷厉的,甚至有种暴戾的感觉从他的身**隐隐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凤舞也被北冥夜也阴郁的口气弄的浑身不舒服,当即就是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这之前她一直在屋子里没敢出来,只知道外面来了刺客,心中焦灼,但也知道太子府戒备森严,不会出什么大事,哪里知道来刺杀的刺客竟然修为这般的高强,玄王之境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虽然不能修炼,却也知道玄王是何等的高手。

    整个大周国,也就一个太子。

    这个刺客又是哪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凤舞虽藏身在屋内没有出来,但是她的内心却很是不平静,往日里,对太子这个儿子,她的确不上心,但却着实没想到他经历了那些苦难。

    **被下了火寒蛊,生死由人控制,这是何等悲哀之事?究竟是谁这么狠毒,是谁?

    她反复思考,却未有人选。

    而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竟有玄王杀手前来刺杀,而且看此情形,很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这到底是什么人要杀寒儿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放肆了,你这么疼你的太子儿子,本君杀了他给你当礼物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凤舞气怒,怒呵出声。

    “母后。”

    被帝翎寒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北冥夜一声冷笑,目光越发的森冷,“真是母慈子孝。”

    他嘲讽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箭指帝翎寒,“帝翎寒,你半月之内派人挑了本君在大周的六十八个据点,将本君的势力全部逼出了大周国,你说这笔账本君该不该要找你算?”

    “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帝翎寒面色清冷,淡漠出声,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随时奉陪,但本君观你气色不佳,身体抱恙,怕是受了重伤,若是就这般跟你动手,本君怕被人说是恃强凌弱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冷嘲道。

    帝翎寒抬起头,目光与他对上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当即提了起来,便是连花颜也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本君与你交手这么多年,对你的了解深入骨髓,刚才你一出手,本君便已察觉到你气息不稳,攻击较往日有所收敛,所以本君推测,你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北冥夜的口气是笃定的。

    强者交手,尤其是势均力敌的,一个交手间,便能看穿对方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否认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尽管众暗卫脸色都微变,但帝翎寒却淡漠出声,好似根本没将自己受的伤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无惧。

    目光不可控的看向花颜,小姑娘的背影傲然挺立,如傲松一般,他陷入沉睡,但也许是心中有念想,睡的并不沉,听得到外界的一切声音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话,痛苦又决绝,他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母后的声音,震惊而又复杂,他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但其实这些他都不在乎的,唯一在乎的那个人要离开他了,且不能再跟他在一起,心死约莫如此。

    那句‘站着生,不跪着死’,才将他真正唤醒。

    她那么懂他,怎能让他不爱呢?

    目光太过缠、绵,缱绻,花颜没有回头,可这一幕落在北冥夜的眼中何其刺眼,心中如刀剐一般,眸光升起一抹残虐的光,只听他一声冷笑,一双眼睛充满了占、有、欲一般的看向花颜,“帝翎寒,我要她,本君要这个女人,你若把他给本君,本君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你做梦!”

    北冥夜的话落下,帝翎寒身上的气势陡然发生变化,杀意冲天,冷怒异常,长剑出手,直指北冥夜,如暗夜修罗,满身血气,再次重复,“你、做、梦!”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