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娘娘,您躺赢了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257章 自古皇帝皆渣男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,最快更新娘娘,您躺赢了最新章节!

    被她如此问着,姬权只是用衣袖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水。

    一点点的擦干净,因为长胖了的原因,她的皮肤越发的细腻了,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,沾上那水珠,滑溜溜的,手感极好。

    姬权看着她那一双桃花眼,伸手帮她摘掉头顶一片落叶,“你想知道的,等回过之后,朕都告知你。”

    独孤星阑眯了眯眼,这种情况下也不太适合追问。

    只是她做梦都没想到,姬权竟还和众生冥玉有关。

    冥玉即便四分五裂,成了碎片,可其力量依旧是强悍无比的,若非特殊体质或者灵魂,不仅无法驾驭冥玉,甚至还可能被其反操控。

    而从姬权的身上看来,这冥玉碎片的力量,他似乎操控的极好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大漠之中的时候那力量外泄了,不知道她还得多久才能知道这个秘密呢。

    姬权此人……真的越发让她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回想起曾经的毒蜂,月夫人墓,还有漓河水患一事,从最开始他似乎对牛鬼蛇神一概不清的模样,到后来一剑斩巨蛇,再到现在竟能控制冥玉之力。

    独孤星阑才知晓,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在伪装。

    或许,她从开始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中的。

    她曾多次在皇宫里用过冥玉碎片的力量,同样拥有碎片之力的他又如何会感知不到呢

    此刻,独孤星阑看他的眼神多了一抹复杂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主宰者,而他们都是棋盘上的棋子,他一清二楚的看着他们的所言所行,就像是在看一场戏。

    偏偏他们这些棋子还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姬权将她的目光全都收入眼底,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,“别多想,朕没有那么坏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拉着她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大手拉着她的衣袖,尽管一路上都是各种近距离接触,与她这般近的时候,皇帝陛下的心头还是在跳动着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孙煎药从他娘子那里得到的反馈是‘小鹿乱撞。’

    姬权任由心头的小鹿如何乱撞,面上依旧是那副冰山脸。

    拉着独孤星阑往外走了几步,眼前的景顿时便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风迎面吹来,带着潮湿的泥土和青草气息,仲夏的风却并不燥热。

    钻进颈窝,甚至有几分凉意。

    独孤星阑和姬权的长发被风吹的纠缠在了一起,两人一起朝前面看去,只见他们现在正身处一处高悬之上,脚下是一片无尽的深渊,而深渊对面,又是连绵耸立的高山。

    高山隐在层层烟雾之中,恍若是一片仙境。

    头顶之上是一片绚烂的彩霞,金色的霞光洒下,将青山都镀上一层层浅浅的金色。

    两人迎风而立,在这样的背景下,仿佛是深山中修仙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独孤星阑也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地势实在是太过壮观了,谁又能想得到,沙漠之下是这样一片生机盎然之处呢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连空气都是香甜的。

    此地灵气十分旺盛,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还只是在群山外围呢,被群山包裹的中心,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,一眼望去几乎是看不到顶。

    独孤星阑数了一下,那山周围一共有八座较为低矮的山峰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,回忆起之前看过的藏宝图。

    只是一半的地图,却也隐约能与眼前的画面对应起来。

    那神藏,多半就是在中心山峰之顶的天池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正此刻,又只见一道黑影嗖的一下从不知名的地方飞回了她的影子里。

    随后那一团黑又从影子里爬了出来,蹲在她的肩膀上直咳嗽。

    “哎哟,本大爷差点回不来了哦。”魇一边用小短手擦脸,一边看着眼前场景,“阑阑,昨天晚上可是调虎离山之际,有人想对你不利,差点连本大爷也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魇说着,回忆起昨夜之事,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它是一连吃了好几只无脸怪,可那些无脸怪居然将它引入了一处阵法之中,那阵法明显是一早就布置好,想要抓它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它足够机智和强大,恐怕现在是真没了。

    独孤星阑微微瞥了它一眼,只见魇的豆豆眼都变得血红了,它身上有浓浓的黑雾在缭动着,吃了几只无脸怪,它的身体变得越发殷实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魇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周围似乎没其他人了,顿时问到独孤星阑,“你怎么又跟狗皇帝单独在一起了哦你哥呢,元妃呢,还有那只鸡呢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忘极其嫌弃的看了姬权一眼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这狗皇帝对你有非分之想,所以故意把二哥他们搞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阑阑,我跟你讲啊,自古皇帝皆渣男,你可别着了他的道哦。”

    魇仿佛二哥附体一样喋喋不休,之前这不是担心小命不保吗,才建议阑阑去勾引狗皇帝。

    如今这性命之虞多半也是解决了,回想一下,世墨多半还在华夏苦兮兮的等着他们回去呢。

    一手养大的徒弟,总不能叫一只狗皇帝拱了吧

    魇一通噼里啪啦的说完,却忽见姬权扭过头来,冷飕飕的瞥了它一眼,“你是觉得朕长的像狗,还是觉得朕可爱如狗”

    魇正在挖鼻孔,姬权一句话差点没当场给它送走了。

    它扭头看了看四周,又看了看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看向独孤星阑,“阑阑,狗皇帝应该看不见我吧”

    然后又确认了一番,“看不见的,对吧”

    独孤星阑,“……”

    纵然姬权的阴瞳被封,可他身负冥玉碎片,魇又刚吞噬了几只无脸怪,灵体已半化为实,姬权又怎么可能看不见

    这一口一个狗皇帝叫的,恨不得让姬权知道平日里她在背地里说了他多少坏话似的。

    没等独孤星阑回答它,就见得姬权已经伸出手去,只用两根手指就捏住了魇命运的后脖颈,“朕看起来很像瞎子”

    魇被他提着,疯狂的甩着小短手和小短腿,在空中板命。

    啊啊啊!谁知道瞎眼的狗皇帝怎么一下就好了啊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