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回到北宋当大佬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四百四十七章 经略相公的大局(感谢2019****3348两万大赏

    【悠阅书城app,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,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】
    完颜乌古鲁,正在接受从少年到成年的蜕变。
    林子里的冬天开始来了。
    雪花与风,加在一起还并不凛冽。
    就像鹅毛慢慢飘荡而下,落在人头上,几乎无感。
    一千多完颜人去了北方,能给他们的时间也不多,一旦真到了狂风暴雪的时节,丛林里就再也不适合出行了,更别说打仗,连马都走不动路。若是不在能挡风雪的建筑物里,人是过不了夜的。
    甘奇住在帐篷里,围坐在火边,他知道,此时不过才刚刚入冬,再过一些时日,零下几十度的气温,足以把一切都冻住,包括无比耐寒的女真人。
    燕云之地,最近一直很乱,匪寇四起,粮价依旧居高不下,耶律乙辛一边严令各地进山剿贼,一边拉拢燕云所有的官员,巩固自己的地位。相比剿贼而言,把燕云经营成铁板一块更加重要,这是耶律乙辛最为重要的根基。
    因为耶律乙辛觉得自己危机重重,他甚至慢慢锁定了幕后黑手,那就是太子耶律浚,也是皇帝耶律洪基的长子。耶律乙辛虽然还没有真正确实的证据,但是他就觉得是太子耶律浚在背后弄他。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因为耶律乙辛也姓耶律,而且耶律乙辛如今为南院枢密使,位高权重,麾下军将如云。对皇权就是一个威胁,对太子也是一个威胁。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情在辽国是有传统的。
    而且能在幕后谋划这么大的事情的人,朝中也找不出谁来,想来想去,也就太子了。因为这个太子耶律浚,是耶律洪基的独子,没人任何竞争者的独生子,没有其他皇子可以防范,也就防范到耶律乙辛这个南院枢密使身上了。
    南北院的大王造反,是有前车之鉴的,甚至后世武侠故事里,天龙八部之中的萧峰,也面对过这种事情。
    燕云各地,都在剿匪,崇山峻岭里的贼寇,实在难剿,特别是这些人入山之前,还带上了许多粮食,这就更加难剿了。
    特别是东边的大贼麻牛,有钱有粮,不仅难剿,甚至还越剿越多,无数路边乞讨的人都在往东边去,甚至连许多江湖人物都在往东边去。
    对于邻近几个州县来说,剿匪之事倒是另说,最重要的是到处堵截那些去投匪的人,无数军汉在各处大小道路设卡拦截,阻挡那些去投匪之人,防止匪徒越发坐大。
    完颜部的甘奇,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也越发着急起来,因为雪随着时间越下越大,他不可能留在完颜部过冬,他还得走出丛林回去。
    所以甘奇开始焦急起来,甚至时不时派一两个女真人往北去打听消息,但是丛林里地广人稀,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。
    甘霸这个健美先生,正在雪地里**上身,反复搬动一个大石块,打熬着身体,身边还跟着刚刚成人的乌古鲁,他也找了一块百多斤重的石头,学着甘霸打熬着。
    两人打熬完身体,全身冒着热气,就拿着肉大快朵颐。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
    “完颜人回来了。”
    喊声四起。
    甘奇激动地冲出营帐,远远望去,啥也没有看到。
    乌古鲁飞快爬上一棵树,喜出望外,视野尽头的林子里,出现了人影,乌古鲁连忙对着甘奇大喊:“搏依阿哈,好多搏依阿哈,胜了,胜利了。完颜胜利了。”
    甘奇已然寻来马匹,翻身上马,带着乌古鲁去迎接。
    雪地里队伍绵延,串在一起绑着的奴隶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    完颜乌古乃打马走在队列最前面,他没有穿铁甲,但是他身边的人都穿了铁甲。这么一个头领,上阵自己不穿铁甲,却把铁甲给别人穿。小小的完颜部为什么能崛起,原因大概就在这些细节里面。
    甘奇与乌古乃笑着打着招呼,也寒暄着。只是各说各话,谁也听不懂对方的话语,却也不妨碍两人相视而笑。
    乌古鲁连忙上前去询问情况,随后喜笑颜开与甘奇说道:“我的主人,没有铁骊了,有一千二百个男人,好多好多千女人孩子。”
    完颜部,赢得了这场大战,彻底打败了铁骊部。靠着精良的兵器,几十套铁甲,一百张硬弓,完颜部彻底在这一方丛林崛起了,附近几百里,再也没有比完颜部更强大的部落了。
    “我只要八百个。”甘奇看着这场面,也知道完颜部要崛起了。
    甘奇此时心中其实还有些担忧,隐隐的担忧。这些女真人实在太能打了,只要有武器装备,战斗力成倍数增长。
    如果真有了几千女真铁甲,这实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甘奇知道这个事情迟早要发生的,只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,提前几十年发生了。
    好在,如今的辽国,比几十年后的辽国要强大得多。
    如今的生女真很强,强到几乎无敌。如今的生女真,可不是金国建国之后的军队可以比的,金国建国之后,军队里早已没有了多少真正的丛林女真人,而多是汉人、草原人、契丹人、奚人、渤海人之类,五花八门。
    这种军队的战斗力,比完完全全由生女真组成的军队,战斗力差了不少。
    也许,此时忽然崛起了生女真,对甘奇收复燕云十六州还是一件好事情。完颜部只要一崛起,直接面对的敌人就是黄龙府与宁江州里的辽人,完颜部,会是辽人的梦魇。
    想到这些,甘奇接受了八百个女真汉子之后,并没有要回那五十套铁甲。哪怕是当完颜乌古乃要还甘奇铁甲的时候,甘奇也拒绝了,直接送给了完颜乌古乃。
    甘奇希望完颜部与辽国开战。
    也许不需要甘奇希望,也不需要完颜部主动。辽人会主动找上门来的,因为这丛林里,辽人可不允许有完颜部这么牛逼的部落存在。
    要了八百个青壮,完颜乌古乃还送了一些女人孩子。
    甘奇收拾东西,走了,丝毫不多停留。因为他怕狂风暴雪一起,他就走不出这从里了,还真得留在丛林里当一个丛林之王。
    乌古鲁哭哭啼啼地一步三回头,万般不舍跟着甘奇往东南方向走。
    河北两路经略制置使甘奇,招募了一千野人军队。
    这不是一件什么大事,两路经略制置使这么大的官职,总揽一地军政要务,招千来人的军队,这算不得什么事情,甚至连一件小事都算不上。
    当甘奇再次横渡渤海的时候,正是北方冷空气团南下的时候,船速如风一般带着几十艘大船到了沧州。
    下了船,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给汴梁的皇帝写信,把最近燕云的事情与河北两路的事情做一个简单的汇报。
    然后,甘奇也不急着回雄州边境,而是开始整训一千号女真军汉,基本的队列,基本的战场指挥,击鼓冲锋,鸣金收兵……
    还要马,甘奇缺马,得想个办法弄马。
    一千套铁甲,甘奇有。兵器,甘奇也有,弓弩有点缺,但是整个河北两路都在掌控之下,缺不了这一千张好弓弩。
    乌古鲁,被甘奇任命为这一千人的副统帅,取名为陷阵营,乌古鲁为营指挥副使,营指挥使是甘霸。
    待得女真的事情差不多了,甘奇才往雄州而去。
    到得雄州,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榷场,甘奇自己入驻榷场,垄断经营。
    他手上有太多的物资,粮食布匹盐茶,应有尽有。
    知道雄州榷场开始重新卖粮食布匹盐茶的燕云商人,蜂拥而至。
    只是本地商人,一个个咬牙切齿在骂。这么好的赚钱机会,那位经略使竟然一人独占了。
    告状的书信如雪片一般非想汴梁。
    新皇帝赵曙,兴许也会有些压力山大。
    但是甘奇管不得这么多,整个榷场都被狄青派人包围着,这生意,就得甘奇自己一个人垄断,因为他已经用出去了几百万贯的钱,得赚回来一点本钱。
    甘奇亲自坐镇榷场之中,见着一个一个从燕云而来的商人。
    “小人李四达,见过经略相公。”李四达,年龄不小,四五十岁,已经有了白发,两撇山羊胡被打理得一丝不苟,脸上还带着兴奋之色,他是第一批知道雄州榷场开始卖盐茶布匹粮食的人,他知道自己要发财了。
    哪怕是看得甘奇身后一队甲士军汉,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,李四达也丝毫不觉得害怕,只想着赶紧发财。
    “你要买什么?”甘奇喝着清茶,脚下还踩着木炭炉子,河北都开始下大雪了,天寒地冻。
    “小人主要想买粮食,其次是布匹。”李四达恭恭敬敬说道,冬天来了,燕云最需要的就是这两样东西。
    甘奇点着头:“嗯,粮食可以卖,你出什么价?”
    李四达试探性问道:“粮食小人愿出两贯一石。”
    甘奇不置可否,而是又问:“燕云的粮食如今什么价了?”
    “回相公,燕云的粮食,如今也在两贯出头。”李四达在卖弄小聪明,他以为甘奇不知道。
    “是吗?才两贯出头?怎么本使听闻,燕云粮价都突破三贯多了?”
    “相公,没有的事,都是谣言,要是粮价能突破三贯,那百姓还怎么活得下去?”
    “大胆,岂敢当面欺瞒本使,来人呐,把此人拿下大牢。”甘奇抖着自己许久没有穿的大红官袍,威风凛凛。
    左右凶神恶煞已然上前。
    李四达连忙跪地而下,开口说道:“相公息怒,相公息怒,小人有罪,小人不该信口开河,还请相公息怒。”
    甘奇微微抬手,左右凶神恶煞退了下去,然后说道:“粮价呢,倒也好说,你想发财,并非不可。别说两贯一石,一贯五一石我都可以卖给你。”
    李四达愣了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,连忙问道:“相公,相公所言当真?”
    “自是当真。”
    李四达已然连连磕头:“小人拜谢相公大恩大德,小人也代表燕云那些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百姓拜谢相公大恩大德。”
    “你想赚这份钱,却也不那么容易。”甘奇如今拿捏起人,越发熟练了。
    这燕云的高粮价,还要继续维持一段时间,但是甘奇也知道,维持不了很久,因为等到第二年新粮从土地里种出来的时候,粮价必然会暴跌。麦子,是可以冬天种植,春末就收的,如今已然是冬天,转过年不久,新麦就要长起来了。
    甘奇得出货了,至少也在新麦出来之前,把本钱赚回来。燕云的粮价可以跌,因为贼寇已经起来了,之后的事情就是养贼了。
    谁来养,自然就是甘奇来养,给粮食给兵器。一开春,麻牛就得肆虐州府了,先抢他几个城池再说。甚至甘奇愿意帮他抢一把。
    只等一开春,北方完颜女真也崛起了。
    甘奇这边这个冬天就会开始有动作,这盘大局,已经成型了。
    “不知相公需要小人做什么?”李四达着急问着,一贯五的粮食,只要运到燕云,那就是盆满钵满的生意。
    “简单,我要马,你敢不敢运?一匹好马,算你八十贯钱,都可以换成一贯五一石的粮食。”甘奇抛出了一个天大的好处。
    马匹在大宋,价格不菲,就算在雄州,一匹好马也能卖到七八十贯钱,若是运到南方,轻松一百多贯。这个时代的马,在大宋,那就像是后世汽车中的法拉利兰博基尼一个等级的。比牛贵出十几倍也正常。
    但是马匹在辽国,那就没有这么贵了,就算是好马、战马,一匹也卖不上四五十贯钱,这还是在燕云,如果是在草原上,那就更不值这个价了。
    所以走私马,本身而言就是一门大生意。只是敢做这门掉脑袋生意的人很少。辽国边境,对于马匹的管控,更是严防死守。
    但也不代表没人敢做这门生意,好的战马,边境依旧还是有交易的,冒着杀头的风险走私的人,依旧还有。
    只是不知面前这个李四达敢不敢。
    甘奇出的价格是八十贯一匹,还能换成一贯五一石的粮食给他。一匹马只要运到了大宋,连赚几十贯,再马换成的粮食再运回去,又赚几十贯。这几乎就是利润达到百分之三四百的生意了。
    甘奇说完这句话,就一直看着李四达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有一个叫作马克思的伟人说过,只要利润达到百分之百,资本家就会铤而走险。只要利润达到百分之二百,资本家就会藐视法律,只要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,那么资本家就会践踏世间的一切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检视伟人马克思说得话对不对的时候。
    李四达犹豫了很久,问了一语:“不知相公想要多少匹马?”
    “一匹不嫌少,一千匹不嫌多。”甘奇倒是不着急,他准备与所有来见他的燕云商人都说这么一番话语。运来一匹也行,运来十匹八匹也行,运来更多,那就更好了。
    甘奇至少要一千匹好战马。
    “如此……小人就回去试一试。”李四达说道,他也不敢打包票,但是试一试是可以的,如今燕云大乱,到处起贼,其实还是有空子可钻的,先走私几匹试一下水。
    “行,你出去吧,把下一个叫进来!”甘奇很满意,下一个来,必然又是这么一番对话。
    【悠阅书城uc书盟的換源app軟體,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,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】
    |
    |
    |
    |
    |
    |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